探索蘭陽多元風貌蘭陽博物館
*
主題文章
步行蟲二三事
回電子報首頁
 
文:簡士傑 (蘭陽博物館研究典藏組研究助理) /圖:蘭陽博物館
展示照片
設計師精緻的插畫及許浩倫老師精美的編排吸引了許多觀眾的目光



「你們怎麼會策步行蟲展啊?」

         也在博物館上班的昆蟲學好友問了我這個問題,我知道他會有此疑問的原因,步行蟲在昆蟲研究領域十分冷門,相關的研究也不多,可以說的故事更是少之又少。但在幾次的討論後,設計師的一些巧思讓步行蟲展似乎有了曙光,策展人之一葉人瑋先生將有趣的故事加入後,讓這個展變得更為生動。現在就來分享我們觀察有趣的步行蟲特展二三事吧!
------------------------------------------------------------------------------

爬行的寶石~談談昆蟲的體色
------------------------------------------------------------------------------
 
展示照片
色彩亮麗的步行蟲,猜猜看牠們的顏色是如何呈現?
 
         歐洲農夫在田邊看到這一些色彩豔麗的步行蟲,給了一個美麗的名字「walking jewels」~行動的寶石,為何這一類的昆蟲具有如此金光閃閃的翅鞘?

         昆蟲體色可以分為三類:
         化學色(色素色Pigmentary colours):由昆蟲新陳代謝之副產物所形成的化學物質,一般存在於昆蟲的脂肪體或血液中,導致昆蟲死前和死後顏色大不同,如一隻綠色蚱蜢死後變為褐色。

         物理色(結構色structural colours):因體表的細微結構,使光線發生折射、干涉、繞射、反射的
現象,產生各種金屬光澤,如蝴蝶翅膀的鱗片在不同角度所反射出不同色彩般。

         物理化學色(綜合色combination 
colours)
:結合兩種體色生成者就稱為物理化學色,如甲蟲翅鞘的色彩及表面的細微結構。

         想一想這一群「行動的寶石」會如此閃閃動人,經過細細的看可以看到各種細微的結構如拉步甲翅鞘的突起等,而在其他部位卻未見到這般豔麗的金屬光澤,由此推測應該「物理化學色」。
 
展示照片
此為步行蟲翅鞘的顯微攝影照片,可以看到表面具有許多鱗片狀突起和毛狀的構造,這一些細微構造都是形成其多變色彩的原因喔!(毛俊傑、葉人瑋 攝)
 
------------------------------------------------------------------------------

當科學碰到藝術

         理性的科學和感性的藝術碰在一起會產生甚麼樣的火花?以往的科學展覽多以文字伴隨著圖表和實物來呈現,可是過多的文字會導致讀者需耗費較多的時間閱讀
------------------------------------------------------------------------------



整個展覽,也會導致年紀較小的觀眾不易瞭解,無法引起共鳴,但過少的文字又無法將事件說明清楚。
展示照片
生態區是宜蘭大學毛俊傑老師多年研究的成果,同時背景以剪影的方式呈現,讓觀眾可以同時享受科學的成果以及藝術的感受
         處理步行蟲展時也遇到相同的狀況,蘭陽博物館是一座新開館的博物館,來此的觀眾十分多樣,難以設定展示所針對的觀眾群,但實際上展示又必須有設定的目標觀眾才有辦法規劃。因為步行蟲在昆蟲學研究中屬於較不被關注的一群,能獲得的資訊並不多,在多次討論後,結合設計師薛宏彬的獨特創意設計與策展人毛俊傑及葉人瑋先生深厚學識理論,碰撞出「以藝術呈現科學」的思維,因此你可以看到設計師精湛的插畫功力,以及策展者精鍊的敘事文字,交互在步行蟲特展中呈現。
 
展示照片
入口意象充滿著大型的步行蟲插圖,仔細看可以發現每一隻都在動,瞧一瞧牠們都爬向哪裡?
 
------------------------------------------------------------------------------
------------------------------------------------------------------------------
展示照片
黃緣步行蟲之成蟲,其翅鞘周圍具有黃色的邊緣為其重要特徵(葉大詮 攝)
         記得初入生物系就讀得時,令我記憶深刻的一句話:「這一個世界時時存在捕食與被捕食的關係(relationship between prey and predater)」,未明瞭其意義之時,我們都認為被捕食的一方一定是較弱或較小者,但真的是這樣嗎?青蛙捕食昆蟲好似天經地義,產於馬祖的黃緣步行蟲(Epomis nigricans)似乎再推翻這個論調,幼蟲期的黃緣步行蟲孵化後會停留在潮濕的地方,等待經過的青蛙,狠很的咬住牠,並一口一口的吃食牠的肉,直到下次蛻皮前才會鬆口,這一個現象會一直反覆出現,直到牠們羽化為成蟲為止,此時小小的蟲子不僅擁有強有力的大顎,更有飛行力,牠們會從等待的獵捕方式變成主動獵捕,小小的一隻黃緣步行蟲也許無法將整隻青蛙吞食,但卻可以造成牠的傷殘。生物為了生存演化出各種行為,而各種行為也提供生物延續生命的方法。
展示照片
緊緊警咬住青蛙腹部的一齡幼蟲,這一個時期的幼蟲以具有尖銳的大顎深深的刺入青蛙的腹部(葉大詮 攝)
展示照片
二齡幼蟲呈乳白色,每一體節上具有紅棕色的圓點,體型較一年齡蟲大許多,蛙背部上方可見傷口(葉大詮 攝)
 
展示照片
三齡蟲體表呈金屬褐色,強健的步足讓牠行動更為快速(葉大詮 攝)
 
 
展示照片
羽化後的成蟲配備了強健的步足和強壯的大顎外,又增加了飛行力,讓青蛙更無處可躲(葉大詮 攝)
 
------------------------------------------------------------------------------

結語

         在這一次的展覽中,許多觀眾確實依循著特展的設計理念被入口意象給吸引,在「蟲蟲蓋可愛」這區中也總是擠的水洩不通,我們試著將鮮少的資訊結合藝術,讓大眾能更輕易的瞭解生活在我們周圍的小生命,不僅
------------------------------------------------------------------------------



是瞭解他們多樣的外型,也瞭解他們精彩的生活方式,看完步行蟲特展後,請不要再說他們是蟑螂喔!因為他們和蟑螂不同,是具有硬梆梆翅鞘的行動寶石喔!
top按鍵